山衔好月来

写手一枚,时常如头像所示。
杂食党,但本命cp是云亮和喻黄,请不要在我面前黑他们哦~~
不然我文中的全部BD角色,就请这位幸运鹅全盘承包不容拒绝嘻嘻嘻~~~
微博名也是笔名:思未然。
ID出自李白的诗,现实也是个李白吹。
李白身高只有168!ヽ(゚Д゚)ノ

在拿不到20%内容分的边缘疯狂试探。

【yys日常】这个寮穷得响叮当

【伪乙女,全寮助攻:茨木x阴阳师,观念传统的大妖和情商很低的人类能不能有好结果呢?】


1.


阴阳师像是她不辞而别的那段时间一样,减少了穿过现世召唤阵的次数和待在平安京的时间。


连接现世和平安京的,和召唤式神时一样,是个像召唤阵的东西。


不过倒是还好,阴阳师起码天天都会回来看看,不似之前大半年的了无音讯。


坐在主屋中,简单地过目一番小纸人送来的寮报告,阴阳师已经掩嘴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好困,我明明早上喝过咖啡的。”


“大人去午休吧?”一旁的辉夜姬提议道。


“我也想,可是一会我就得回现世上课,怕起不来。”阴阳师摊在桌上,昨天为了部门里的工作熬了夜,早上又早早起来赶着去早修。


为啥上了大学起得比高中还早?甚至连午休时间都基本没了。阴阳师郁闷。


“可是大人还是休息一会吧,我会叫你起来的。”辉夜姬还是很担心阴阳师的身体,毕竟这是个不午休就会死星人。


阴阳师刚想婉拒,身体十分诚实地又打了个哈欠,同时主屋的门被打开了,是山兔招呼辉夜姬一起去打结局突破。


看着辉夜姬一脸担心地离开,阴阳师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发,最后还是败给了困意。


为了避免睡过头,她果断趴桌子解决,基本上一个小时后她就会自动醒来。趴了没一会,主屋门又开了。


“什么事?”阴阳师从手臂弯里抬起头,茨球趁机钻了进来蹭着她的脸,茨木童子抖开手里的毛毯披到了阴阳师身上。


“没事,时间到了叫你。”茨木童子在桌子那头盘腿坐好,拿起了卷轴随意看看。


“谢谢。”阴阳师争分夺秒立马枕着茨球趴好入睡,茨球软软的,枕着很舒服,这种妖力化形的东西应该不会计较阴阳师头重的问题。



2.


阴阳师突发奇想,只拉上花鸟卷和一些狗粮就出门找大蛇了。


然而路上立马被想吃人的妖怪盯上了,平时是玉藻前跟着,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他身上妖气的威压足以让这些魑魅魍魉不敢靠近。


今天这种例外,大概是因为花鸟卷看起来很温和?


“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花鸟卷坐在卷轴上摇着头叹了口气,她转头看向了弓上搭了箭的阴阳师,今天她突发奇想自己也带了和平时不一样的武器。


等寮里支援赶到时,他们只看到了无事发生般的阴阳师和花鸟卷,还有被吓坏了的狗粮。


暴力输出,无所畏惧。



3.


下雨了,秋天的雨柔和却带着凉意,寮里穷归穷,终归不会破旧得漏水漏风。


“我离开了这么久,这个寮还是没什么变化。”荒川之主摇着扇子,望着被烟雨笼罩的屋檐自说自话。他无视雨水站在庭院里,雨水受妖力指引没有一丝落在他身上。


“变化还是有的,”姑获鸟举着伞走了过来,“寮成员多了,大家也都成长了不少。”


“就是他们俩,一点进展都没有。”荒川之主扫了一眼主屋内,木桌两边的阴阳师和茨木童子。


他们两个家伙正聊着寮里的日常开支和任务分配,似乎没注意到他们被屋外的式神关注了。 


在交谈中能看出他们的心意相通,思维跳脱的阴阳师刚提出一个新的问题,茨木童子就能马上接上她的思路。


寮里没有多少式神能跟得上阴阳师的思维,也许玉藻前能猜到些,而最知心的唯有与阴阳师相处最久的茨木童子。


“他们可能需要点契机。”姑获鸟微笑着点评。


“呵,”荒川之主挥了挥手里的扇子,转身离开,“这契机真是缥缈……”他的声音远去最后被雨声盖过,身影消失在雨幕中。



4.


姑获鸟口中的契机来得刚刚好,阴阳师召唤了大天狗。


首先庆祝下寮里三大妖终于聚首了,其次再感叹下寮里从只有茨木童子一位ssr发展到了只差两位ssr就全图鉴的宏达规模,最后是阴阳师锤着桌哀嚎“没有黑蛋和白蛋了啊!”。


大天狗一来就有新衣服穿有一套御魂可用,享受了像之前花鸟秒六星的待遇。大天狗不亏是阴阳师最想要的式神,当初花鸟的御魂是日后才慢慢强化成型,大天狗一来,啥都有了。


就是寮差点破产。


众所周知升六星需要一笔不小的钱,并且阴阳师本性不是个囤囤鼠,每隔一段时间就忍不住想要挥霍的手,金币向来短缺。


大天狗来了以后还是得跟着阴阳师一起,去刷自己升星要用的金币。


升完六星阴阳师就急冲冲回现世上课去了,她前脚一走,后脚大天狗就被玉藻前叫走了。


大天狗意料之内地摇着团扇,之前赠阴阳师几片天狗羽时,他就看到了一双充满了敌意和护犊子的金眸。玉藻前带着他来到了庭院的樱树下,入秋的风吹黄了樱树叶子,午后温暖的阳光透过枝丫星星点点地落到地上。


樱树下还有别的式神先到于此,大天狗扫视了一圈,经常与阴阳师一起出战的式神都在这了,却是没看到那个和阴阳师形影不离的大妖茨木童子。


明明是在一个温暖温馨得不行的情景里,大天狗却莫名感到了些冷意,不仅仅来源于玉藻前,还有那些看起来很温和的女性式神。


“大天狗,你觉得你和阴阳师是什么关系。”


质问,这种语气没有友好的意味。


大天狗神色淡然,转了转团扇的扇柄:“吾初降此寮诸事不明,但行事上吾自有分寸。”话头转了又转,故意装傻之余还是摆明了态度。


大天狗他暗中观察了这个阴阳寮许久,当然知道茨木童子和阴阳师的关系,也知道阴阳师仰慕他许久。


然,仰慕和爱慕还是不一样的。


性子直而单纯的妖刀姬没听懂他绕来绕去的话,有些头疼地皱着眉,思考他话里的内涵;御馔津辉夜姬善聆听,她听懂大天狗的话里有话,然而现在寮里的主导权不是在她这。


众式神看向了玉藻前。


玉藻前不紧不慢地开了扇子,唇角勾起微笑,丹唇轻启:“好的,大天狗你合格了。”


没等大天狗回应,玉藻前扇子一挥几个达摩塞进给大天狗:“带狗粮去吧~”



5.【就是想玩变小梗,反正我也有小天狗,秀欧牛逼叉腰】


大天狗起床时察觉了哪里不对劲,坐起时的平视线刚与墙上卷轴持平,按他的身高该是超过不少的,身上的狩衣也变得松松垮垮。


(原身高指186的设定身高,不是160的建模身高,也不是250的起飞身高。)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羽翼,好的大天狗彻底确定了,他变小了。


虽然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大天狗的第一反应是,先找姑获鸟要套小孩子的衣服。


这个反应十分正确,大天狗不但如愿拿到了适合他现在身形的衣服,还被送去给花鸟卷检查了下,情况是前几天被玉藻前压着去带狗粮妖力略有透支,休息一天就能恢复了。


大天狗唯一的不满,便是他去找阴阳师说明情况时,茨木童子和玉藻前都在,在就算了,毕竟他们两个是主力在倒没什么,被这俩妖用一种让他极不舒服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


然后阴阳师就朝他冲过来了,捏着他的脸。


“哇啊啊啊!狗子你咋变得这么可爱了!”


大天狗后悔了,三个月前他就不应该送出那三片该死的黑羽,不然现在他还悠闲悠闲的在爱宕山头吹起心爱的笛子。











【大天狗那句话我差点写成文言体,吾这个自称让我满脑子的“吾日三省吾身”。

变小梗应该还有后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手的日常

我的心态已经从“热度怎么这么低?”的做梦小萌新想法变成了“有人支持好开心!!”的懒癌老咸鱼了| ᐕ)୨

抱紧怀英的鱼:

是的!!!!各位观众姥爷的对文章的喜欢就是动力啊啊啊啊啊!!!




近江彼方:



码字时有1%的乐趣,完成的瞬间有99%,然后发布时又会获得100%乐趣。在发送完毕后的24小时,匀速降低至-500%左右。来自又酸又巨婴的垃圾写手。




十里丹青:







过于真实_(:з」∠)_
















Lee:















刀文哭泣
































瀛洲牧ml:































哈哈哈哈哈哈瓦坎达万岁!刀文万岁!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QQQQQQQQAQQQQQQQQQ


亲儿子!!!!

没钱了……

用我同学的话来形容下我的心情:


感觉自己要嫁了!!!!


大天狗!大天狗!大天狗!

还有三天(´。• ᵕ •。`) ♡

我尽量把秒六星的狗粮肝出来,差三个五星蛋啊……头疼

车什么的emmmmmmm我也尽量肝出来

妈耶……茨木sp的这个传记能多多少新梗玩啊……

这个说话的人类疑似晴明他爹,微博网友已经开始脑补葛叶带球跑的长篇网文了(•́ ₃ •̀)

我氪,我氪还不行吗(இдஇ`)


抽卡是直接氪勾玉还是买礼包?哪个比较值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