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衔好月来

这里未然,写手一枚,时常如头像所示。
只要粮好吃就都吃的杂食党,但本命cp是云亮和喻黄,请不要在我面前黑他们哦~~
不然我文中的全部BD角色,就请这位幸运鹅全盘承包不容拒绝嘻嘻嘻~~~
微博名也是笔名:思未然。
ID出自李白的诗,现实也是个李白吹。
李白身高只有168!ヽ(゚Д゚)ノ

【狐白x你】当你的身边没有人类

七、


开始前的须知:

 

全篇作者指定cp:标题↑+云亮+凤凰。

 

你:大一,能看见各路神仙妖魔鬼怪的真身不受任何法术影响。现在,被一狗桃花精骗来吸引妖怪,怕得要死在心里直问候那桃花精的亲属。

 

正文↓

 

你在怕得直发抖时,突然想起件事:不对呀?那妖是冲着诸葛亮来的,关我什么事?我当这个诱饵有啥用?


你开始考虑溜回家的可行性,但又想起来出门前诸葛亮塞给你的包,他说这里面有在心里有疑问时拿出来看看的锦囊。那个只打了照面的数学教授,难道连我此时的想法都算计到了?


锦囊里装着些带有某种法术的桃花瓣和桃木枝,你猜是变换法术那类。md孔明你搞事……你看到包里的锦囊,忍不住骂了出来。


草木妖精化形,不似动物妖兽拥有超越人类的能力,他们除了自身灵力强大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若暴露非常容易招来急于提高修为渡过死劫的妖怪,成了他人灵力提升的加速道具。


在包里翻到的小纸条上,写着诸葛亮的解释:他向来将本体藏得很好,他认为这只垂涎许久的妖不知道他为草木化形,只认得灵力精纯的气息。


所以你带着的,是个能让那嗜血妖物误认为你是孔明的恐怖锦囊?你抖了抖,把这些东西扎严实放回包里,想要隔绝这里面的法术一般。抬头往四周看看,并没有其他行人。


即使知道李白在暗中保护着你,依旧压不下心猛跳的频率。深呼吸,深呼吸,你用力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是强压下心头的恐惧,慢慢地走向诸葛亮最初察觉杀意的地方。


另外一边,貂蝉守在诸葛亮身边,刷着手机屏幕却皱着眉,看起来十分不悦和不耐烦,交叠的长腿又一次交换了它们的位置,她抬头看向在书桌前写写画画的诸葛亮,终于忍不住开了口:“老实交代孔明,你塞给我小学妹的是什么东西?”


“你猜猜?”诸葛亮偏头,对着她露出一个可能人畜无害的微笑。


“不猜。”貂蝉果然选择放弃和他玩文字游戏,径直说出她的想法,“你说那妖又不认得你的气息,而你却让小学妹带着你的桃花桃木出去?”


诸葛亮点点头,回了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我这么做自然是有我的道理。”他总是故意把话说一半,作画留白般,非要他人不由得细细思考他所为的含义。


“你想对她做什么?我只想问这个。”与他打交道有些经验的貂蝉不吃这套,打直球就是了,诸葛亮他这个说话习惯很容易把人绕昏。


闻言诸葛亮停下运算的笔,笔末的笔盖点在下颚轻笑了几声:“怎么,你忘了我当初是因为什么才和子龙相遇的?”


“切,不就是……”客厅突然响起细微的声响,两人同时屏息凝神了起来,一时无话落针可闻。诸葛亮所住的是学校分配给教职员工的宿舍,有些老旧没有安装防盗网。仗着楼层高和赵云的战斗力,诸葛亮也不在意安不安全的问题,难道他一个成精千年的老桃花妖,还能一不小心从楼上掉下去摔死?


莫非那妖,就这样光明正大地闯了进来?


两人对视一眼,无言中默契地一点头,诸葛亮掐起了决启动事前布好的结界;貂蝉捏好迎战的术法,房门“砰”的一声打开冲了出去。


你走达的目的地,是一座看起来有些年头的老房子,它沉寂地坐落城市的角落里,墙壁发黑古门破旧仿佛与喧嚣隔绝。你转头四处看了看,在路口看到了诸葛亮经常来淘书的小书屋;你抬头看了看天,昏黄的圆颅西垂在天空中染出成片的橙黄;最后视线又回到老房子的古旧的木门上,门不知为何只是虚掩着——感觉好适合发生点恐怖故事啊……


要进去吗?你颤抖了,你只是爱逞强但还是很惜命的,这种有危险的老房子你还是想有多远就躲多远的。犹豫再三你还是掏出了手机,给蝉姐发去了是否前进的消息。


“怕了?”狐白突然现身,他似乎酷爱着潇洒的白衣,一身便装也有了几分白袍侠客的风范。你当然在性命攸关时是不会逞强的,诚实地点了点头。手机适时的一震动,是貂蝉发来的消息。


“回来,别进去。”


“走,我们探探去,看看是何方妖孽。”狐白偏头洒脱一笑,率先往前一跨推开了门。你不敢落后于他,赶紧跟上,但却被屋里的黑暗阻挠了脚步。


你有些慌了,天知道黑暗中会窜出来些什么。这时有什么碰上了你的肩,你浑身一抖险些惊叫出声。“别怕,有我在。”狐白靠近了你的耳边,轻声安抚的气息蹭在你的耳边,像是吹过心头的一阵暖风,酥酥麻麻。


你可以感觉到耳朵和脸颊一齐发烫,也许还红透了,但还好在黑暗中看不出来。等你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你才看到狐白不知什么时候招出了他的剑,就守在你身边。他注意到了你的视线,头向内侧偏了偏,以示前进并率先往屋子里走去。


你深呼吸,吐出一口气后跟上了狐白的脚步。
















【心心念念的感情线!终于推进了QAQ这里可以理解为狐白武功高强又胆大,不怕作死,就想带着女主见见世面,虽然这世面有点恐怖。

亲们可以猜猜孔明给的桃花枝是干什么的嘻嘻嘻~虽然我之前就发过设定了。

这篇写的时间跨度有点大,感觉剧情有点跳,即使有大纲。】

今天到了大学报道,发现寝室在6楼……
要我这低血糖的羸弱体质好好锻炼身体的吗???
搬个行李上6楼,低血糖就发作了,眼前发黑耳鸣头特别晕……
听说学校有“妖风”,风特别大的那种,原来在寝室没风给热得怀疑人生;现在突然信了,因为我头发被吹乱了。









原来打算在暑假填完狐白那篇,同时改完一篇原创的大纲,结果除了狐白第七章写完了以外,另一篇无事发生……

再见,漳州,福建

果然之前的寮都是小天使QAQ
我跳寮了还特地来给我留言祝愿:
“下一发就抽中大天狗”
“大天狗sama这个人在很努力地喜欢你”
呜呜呜换完大天狗我一定回去(;д;)

我昨天说什么来着……小号抽得到的大号一定抽得到。
emmmmmmmmm
酒吞当你面对三只茨木还有一只是六星的时候……你还好吗?

按照奇怪的定律,小号抽到的酸酸乳大号一定也会抽到(御馔津和彼岸花)
就是不知道酒吞能不能适应我三只茨木的大号寮……
这两天还真是捅了童子窝了,详情参考我上一条动态(づ●─●)づ












小声bb,我打算开辆车。

emmmmmmm
我这是捅了童子窝么……也不见得酒吞来看看我。

【yys日常】这个寮穷得响叮当

设定:大天狗和茨木童子对阴阳师来说,是爱豆和儿lian子ren的区别。低情商的阴阳师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意,而茨木认为人鬼殊途不肯说出真心,于是有了大舅领头全寮助攻的事。



1.

百鬼夜行,阴阳师抱着一大桶豆子,视线只指向百鬼队伍的尽头,似乎在找谁。

同行的玉藻前收起折扇敲在掌心,一下一下,跟上了百鬼走过时的步伐。

他家阴阳师得知这次百鬼夜行有大天狗,本该对月乞巧的她丢下了针线,说什么都拦不住她冲过来的劲头。担心有恶鬼看上阴阳师一身充满灵气的血肉,众式神便推了玉藻前跟过来。

其实自从玉藻前顺应召唤不请自到,阴阳师的每次百鬼夜行他都没有缺席。

鬼火忽明忽灭,喧哗的百鬼在他们面前依次走过,有不少垂涎欲滴地注视落在了阴阳师身上,然后慑于她身旁的大妖玉藻前,不舍而又恐惧地移开视线,跟着长队伍前进,消失在黑暗中。

哭声、嘶吼、笑声……各类嘈杂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明暗不定的鬼火和它一起,把环境渲染得恐怖诡异,然而见惯这场景的阴阳师满心只想着大天狗,恐怖什么的她才不怕。

倏忽,一片吵杂中响起了一声清亮的笛声,在阴阳师眼睛亮起来时,玉藻前的扇子停在了手掌中,轻轻握住扇骨。

未见其形,先闻其声。和自己齐名的三大妖之一大天狗,出场方式总是如此风雅儒和与众不同。

前几次百鬼夜行中玉藻前也是见过他的,一身干净整齐的白狩衣,一对墨色的羽翅。第一次见面,玉藻前算是明白了自家阴阳师为何对他如此痴迷。

谦谦君子,能文能武,灵力强大但阅历尚浅的小姑娘能不动心吗?

对方也是够绝情的,自家阴阳师几次召唤时都是念叨着他的名字,百鬼夜行也是不遗余力,一次回眸,大天狗都不愿给。

甚至连着几次从自家阴阳师面前面不改色地走过,气得她在回去后直跳脚,点名要去揍八岐大蛇泄愤。虽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茨木童子带上御魂准备去找没有打算契约的大天狗打上一架,玉藻前及时发现在半路就把他拦了下来。

求而不得,最为磨人。

随着那一身受人瞩目的白衣出现在视野中,玉藻前下意识地凝起妖力,面对一位丝毫不弱于自己的大妖,危机本能时刻在线。

出乎意料,以往对阴阳师不屑一顾的大天狗这次有了些不同,他的视线第一次投向了一脸兴奋的阴阳师,转了转团扇,然后向她走来。

“收好。”他微微俯下身,伸出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把三支乌羽放在阴阳师的手中。

事后,阴阳师险些拆家。



2.

阴阳师觉得,自己不能再自称非洲人了。

哪有没有高非,有十几只ssr的非洲人。而且掐指一算,明天是签到365天,又有一只新的ssr要来到这个穷寮。

阴阳师叹息的内容已经从自己脸太黑,转变成了该上哪赚金币升六星升御魂。

人不作死枉少年,阴阳师立下flag:明天365如果是大天狗,遵从之前的动态,发三辆车;如果是别的未收录,例如面灵气鬼切,发一辆车;如果重复,这条作罢(ง'-̀'́)ง

作为清水写手,我不虚,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