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然要好好读书了qwq!!

写手一枚,时常如头像所示。
杂食党,但本命cp是云亮和喻黄,请不要在我面前黑他们哦~~
不然我文中的全部BD角色,就请这位幸运鹅全盘承包不容拒绝嘻嘻嘻~~~
微博名也是笔名:思未然。
ID出自李白的诗,现实也是个李白吹。
李白身高只有168!ヽ(゚Д゚)ノ

【百里骨科】请归故人梦(双视角)

【说好的守约视角,昨天写了一半手机上交……
身为兄控最喜欢写哥哥这样的角色了,忍不住想写他崩溃抓狂满心创痕,最后he喜极而泣的样子。
emmmmm……我真的很喜欢写这样的剧情,简介里原创的某篇,男主被灭门后断了一只手,活下来的意义就是娶女主过日子,然后因为自己害女主差点醒不过来,男主险些崩溃……
我不是后妈,真的。相信我,一切苦难都是为了最后的happy end_(•̀ω•́ 」∠)_】


百里守约:


大雁春去秋回,是会回家的动物。

眺望大漠中渐渐升高的太阳,手掌握紧了胸前的木片,木片上的玄策笑得灿烂。每次更换磨损的木片,雕刻的刀子一笔一笔,在新的木片上雕出玄策的轮廓,玄策的眉眼,玄策的笑脸。

亲情的刀子也在他的心上,一笔一笔,刻下和母亲的约定,玄策的眉眼,玄策的声音,玄策的一切。

约定已以血缘为溶剂,融入他的四肢百骸。手足亲情?有时间和思念这样的催化条件,产物也许不仅仅只有亲情。

玄策在大漠里等着我。

等到天空完全明亮,守卫军集结,守约抱起他的狙击枪,继续向大漠深处进发。

经时间的积淀,他的射击技术精妙无比。

不放过任何作恶的魔种,不留情于任何企图入侵的逆贼。从狙击镜里,为目标系上不再象征羁绊的红线,推弹上膛。阎王要你四更走,谁能留你到五更。

隐匿的蝮蛇,只会在猎物最脆弱之时露出猎食的獠牙。

他深谙生存和厨艺之道,在苛刻的守卫军生涯,他能够为战友做好一顿饱足的大餐,能够引来蹭吃蹭喝的酒鬼剑仙,能够击穿异域剑士的心。

守约曾认为自己拥有了所想要的,技巧,战友,荣耀。惊醒时握上不离身的木片,他唯独少了至亲的弟弟。

扣动扳机,枪鸣,如同怨恨血脉分离的斯吼。

黎明到来,天光远去,又是守约毫无所获的一天。下午花木兰就独自前往大漠寻故人,估摸也快回来了;铠在篝火一侧擦拭他的剑,守约则被大叔赶去做宵夜。

放下少有离身的狙击枪,执起汤勺,火花在篝火中随着炸裂声跳跃。

“守约!”在水沸腾起来前,花木兰的声音穿了过来,守约极好的视力能看见远处走来两个人影,“夜宵加做一份!有新队员!”

木兰队长这次,又带了什么家伙回来。搅动一锅沸水,守约扫了一眼等着开饭的铠和苏烈,看了看锅,又望向新队员的方向。

“哐当”,他能听见汤勺掉下的声响,却是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玄策面前把他拥入怀中。

——玄策……玄策……找到你了……

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弟弟的名字,这么多年,弟弟长开了点,瘦削了点,多了点伤疤,和他一样染上了大漠沙砾的味道。

缺了一块的心被重逢填满,泪水涌了出来,抽噎声模糊了他的自责声。

——是我失约了……是我没遵守约定……都是我的错……

玄策伸手抱紧了他,打断他没完没了的自责。

——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大雁春去秋回,人也是。

看着兄弟俩喜悦相拥,苏烈和铠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守约!夜宵呢!











【民以食为天,没毛病。
玄策那篇感觉没有写出那种逐渐变黑的感觉,守约这细节倒是比较丰富。骨科什么的慢慢来,亲情变爱情是需要过程滴。
我觉得我可能明白铠为什么会说“相信我,青春期的少年需要更多蔬菜”了。
莫名觉得苏烈可能也有类似的台词。
人妻守约的日常【划掉 】

【啊对了,上面提到的男主,手没有真断被女主治好了,女主也是醒了,第二世时和男主有一个儿子。】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