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然要好好读书了qwq!!

写手一枚,时常如头像所示。
杂食党,但本命cp是云亮和喻黄,请不要在我面前黑他们哦~~
不然我文中的全部BD角色,就请这位幸运鹅全盘承包不容拒绝嘻嘻嘻~~~
微博名也是笔名:思未然。
ID出自李白的诗,现实也是个李白吹。
李白身高只有168!ヽ(゚Д゚)ノ

【狐白x你】当你的身边没有人类


五、


开始前的须知:


你:上大一的年龄,领进门了一只会把凤鸟酒窖喝空的狐狸,凤鸟对他的收藏表示十分担忧。

 

好在凤白真要训你时,狐白好心地阻止了,或许是看在那些美酒的份上:“老白鸡,酒我会还你,她不过是想向我报恩。”

 

“报恩?”凤白立马被这两个字眼吸引了注意,“报的什么恩?”

 

凤白马上又把视线转到了你身上,你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千万不要被他发现这事是因为我作死。你在心里祈愿。

 

“有只大限将至的妖盯上了她 ,我正好路过。”简单的一语带过你们的相遇后,狐白凑过去揽住了凤白的肩膀,“不过有件事我很好奇,老白鸡你是一个人生活太寂寞了吗?怎么会突然收养了个小女孩?”

 

狐白问出了你曾问过好几次都没有得到结果的问题,坐在他们对面的你和他一齐向凤白投去了好奇的目光。你们都知道从前凤白有位妻子,但现在她因外人不知的原因下落不明,孑然一身的凤鸟独自走过了数千年的漫长时光,然而为什么,他会突然收养了你?

 

凤白这次难得没有打哑谜,他别有深意地看着你,说出了让狐白变了脸色的话:“说起来她和你认识,也是青丘的遗民。”

 

哈啊?

 

你懵逼,怎么可能,在你过去近二十年的记忆中,接触到的妖比看到的少得多了,至少狐白你可以肯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他。青丘遗民又是什么鬼?你上辈子是一只狐狸所以和狐白认识?

 

气氛一时间就凝固了,沉默了许久狐白才勉强问出了一句完整的反问:“凤鸟你说过,你是不会说谎的?”对此凤白点点头表肯定。

 

“所以,我是从青丘转世的人类还是,”结合了下自己身上常人所没有的灵力和普通妖都做不到的天赋,你默默地提出了自认为最靠谱的推断,“活了上千年的……特殊生物?”

 

然而凤白却十分恶劣地把话题掐断在了这里,他微笑着开口却像是在说着别的事:“妖即使化成人,他们的灵力依旧与人类是不同的。”

 

你猜不透凤白那个深不见底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索性就不猜了。反正也得不出什么结果,凤白不也说了,时间会告诉你一切。

 

以前听凤白提过,青丘被灭,唯有狐白一人逃了出来。他的这位重情重义的青丘白狐几乎从此一蹶不振,终日与酒为伴,将自己对故乡的追思对灭族的痛苦,全部混在酒中大口饮下。

 

他醉生梦死般的活着,有些时候他也会突然发狂,握紧青莲剑醉舞一场,直到力竭倒下呼呼大睡。他走不出青丘的悲剧,找不到释怀的理由。

 

狐白甚至认为,自己就应该随着青丘一起死在时间长河中。

 

然而时间终是能磨平许多,在凤白遇到他时,青丘已是千年前的悲剧。当年的伤痛已在飞逝的光阴中逐渐愈合,成了不可深挖的伤疤。

 

现世的白驹与千年前的别无两样,飞驰而过的身影中带来了记忆,眨眼间凤白回归的事已是半年前的事了。你和貂蝉学姐的关系蒸蒸日上,受她影响你的学习成绩拿个A成了平常事。偶尔也有在校园巧遇的韩信,来探望探望你这个拥有特殊天赋的家伙。

 

狐白还是老样子,随着性子有时会和凤白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切磋一场;有时在你回家时看到他显了原型,倒在你家木头沙发上暴露雪白的肚子睡得不省人事。

 

有次你站在睡死过去的狐白前,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很担心这样会不会让他着凉感冒,但转念一想他的皮毛如此厚实,御寒效果肯定是杠杠的,何须你操这么多心?然而,在走进自己的房间的瞬间你又改变了主意。

 

抱着一床薄被来到客厅,你却发现狐白不知什么时候化成了人形。这可了得,狐狸的皮毛保暖人形可没有啊。你赶紧蹑手蹑脚地凑过去,小心翼翼地给他盖好了被子。然后安心下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认真读起了书。

 

在你关上房门后,狐白便坐了起来,看了看身上多此一举的薄被,歪了歪头笑了。生性警惕狡黠的狐怎么会大意地露出自己的弱点?再说了,灵力护体的他早就不记得偶感风寒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作死改大纲……卡文了几天,突然被后面那个脑洞萌醒,赶紧爬起来写完这章。这章作为过渡章,我灌水了,对就是狐白的身世那段,当我不知道要写什么时,就会出现这样的抒情拖字数。

女主身世的伏笔埋好了~☆

早期设定这篇的副cp是信蝉+白昭的,后来想了想把信蝉的部分删掉了。因为太萌神兽设定了就保留了凤凰。

还有更早的被废设定,开头是女主把狐白当做普通的小动物带回家养,会抱起来蹭蹭他的毛的那种。(来源于钙奶太太的文,我炒鸡喜欢她的那篇文。)

后来想想觉得这样算抄袭,真正动笔时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