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然要好好读书了qwq!!

写手一枚,时常如头像所示。
杂食党,但本命cp是云亮和喻黄,请不要在我面前黑他们哦~~
不然我文中的全部BD角色,就请这位幸运鹅全盘承包不容拒绝嘻嘻嘻~~~
微博名也是笔名:思未然。
ID出自李白的诗,现实也是个李白吹。
李白身高只有168!ヽ(゚Д゚)ノ

【狐白x你】当你的身边没有人类

八、


开始前的须知:


你:大一新生,能看到各种神神鬼鬼的本体,现在怂怂地跟在狐白身后,探有妖孽潜藏的老宅。



正文↓


走到了深处,四周皆是老旧的木板和白漆剥落的老墙,老房子里仿佛被隔绝大部分声响,只剩下脚下的旧木板在作妖。走到一处较为宽敞的房间里,狐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抖成筛子的你,有些不解:“有这么可怕吗?”


你一路走过来已经很努力地压制内心害怕的情绪,不断安慰自己有狐白在不用担心,不知道为什么越走到深处,你的恐惧就越强烈,像是随时要出现什么一样。


见狐白发问,你煞白着脸点点头,手搓了搓起满鸡皮疙瘩的手臂:“我……我也不知道……但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


眼瞳一缩你突然呼吸一滞,尖叫一声扑到狐白身前,紧紧抓住了他没有拿剑的手:“有蛇啊啊啊啊啊啊啊!”


星眸一凛狐白顺势将你护在身后,他任由你抓着他的手臂,自己凝起剑气执剑环顾四周。可是周围唯有漆黑的木柱子和生这黑斑的灰墙,四散探寻的剑气什么都什么发现。


怎么回事?狐白疑心是自己的感官出了差错,但周遭的确是什么异样都没有,连一只老鼠经过的痕迹都没有。狐白不敢放松,他转过身看到了颤抖得更厉害的你,你害怕得几乎说不出话,只是两只手紧抓着狐白不放。


生怕他突然消失一样。


“为什么是蛇?”狐白的视线从你身上转回四周,问出了个颇为蹊跷的问题。你对周围的感知并没有狐白那么敏锐,在他什么都没察觉的情况下,你却喊出了“有蛇”。


“我……我不知道,就是觉得有蛇。”你只是觉得浑身寒毛倒立,恐惧中的大脑下意识的就印出了蛇的画面,“会不会是我的错觉……”


狐白皱起了眉没有说话,充斥了整个房间的剑气所拉起的警戒铃,被黑暗中的潜伏者触动了。你也能感觉到那股恐惧的源头靠近了,松开狐白的手赶紧拿出结界符准备好,不拖他的后腿。


接着你们都察觉到了,有细碎的声响从老房子深处传来,一点一点放大,腹鳞与地面的摩擦声和蛇的吐信声糅合在了一起。怎么觉得这动静……来的是一条大蛇?!你瞪大了眼睛,刚想发声提醒狐白,“砰”墙被撞破的瞬间烟尘弥漫,一时失去了视野。


你正慌乱担心狐白时,身子突然被人抱起腾空,落在了高处的屋檐上,摆脱了呛人的扬尘。“真是个大家伙。”你刚站稳设好结界,便见狐白大笑一声,提剑御风劈向那大蛇。


夜里的月光正好,映上狐白的剑和大白蛇的蛇鳞,白晃晃的月光连片晕开。狐白借月起手挽了一朵剑花,借力一蹬房檐,剑芒直指大蛇。


“这位同学,我们见过面吗?”诸葛亮尽量放轻语气温和地询问惊慌失措的“入侵者”,貂蝉也收了诀端来一杯热水递给她,然后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按着手机发送消息,询问工作全部丢给某个擅长言语的数学老师。


他们抓到的是个有些腼腆的小女孩,在貂蝉还在思考她的身份时,诸葛亮已经确定这个女孩不是盯上他的妖,虽然还不清楚他是怎么确定的。


小女孩喝了几口热水后深呼吸,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解释了下她今天冒然闯入的缘由:


数学作业没交,怕这样丢了学分,她又会点法术,所以……刚刚她差点以为就要因没交作业,而被数学教授大刑伺候了。


校园剧突变恐怖剧。


诸葛亮倒也是想起来,这个女孩的高数向来都是踩在及格边缘的,丢了这学分恐怕就挂科了。于是诸葛亮宽容地收了作业表示不会扣学分,并且给了一本厚厚的微积分为她的高数加油。


这和大刑伺候的差距,不大吧…… 


“孔明,小学妹那出了点状况,我……”


“去吧,作为非战斗单位我就不给你拖后腿了。”诸葛亮说着就把貂蝉推出了门外,担心你的情况心切,貂蝉暂时就不计较这个混蛋的所作所为了。


当她火急火燎地赶到时,狐白已经压制下了大白蛇的攻势,大白蛇吐着蛇信气喘吁吁,庞大的身躯上几道流着血的伤口深可见骨,正向外流着血。狐白看起来游刃有余,还能保持飘逸地走位躲过迎面抽来的蛇尾,然后剑光一闪再给它添上新伤。


貂蝉松了口气,这边还好没出什么危险。


















【其实这章写完好久了,就是最近忙成狗orz

谁再说大学轻松的,头都给他拧下来,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忙得连玩游戏的时间都没了。非常想卸掉几个游戏。】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