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然要好好读书了qwq!!

写手一枚,时常如头像所示。
杂食党,但本命cp是云亮和喻黄,请不要在我面前黑他们哦~~
不然我文中的全部BD角色,就请这位幸运鹅全盘承包不容拒绝嘻嘻嘻~~~
微博名也是笔名:思未然。
ID出自李白的诗,现实也是个李白吹。
李白身高只有168!ヽ(゚Д゚)ノ

【yys日常】这个寮穷得响叮当

【真实故事改编。cp倾向:茨木x阴阳师,全寮助攻的那种。今天有出+18%暴击的御魂吗?没有。前几天出山风sp把欧气用完了。】


1.

“今天出了新副本,阿妈赚了好多钱诶。”

“是啊,寮里总算能吃点好的了。”

-晚饭时间-

“今天晚饭怎么又是鱼子寿司?!就算我们寮寿司多也不至于顿顿都吃这个吧???”

“阿妈强化出了一个+18防御的极品。”

“……我觉得,鱼子寿司挺不错的。”


2.

我家荒!是个强迫症!吃黑蛋点技能一定要222到333!如此完美。

……


……


妈的432,脸真疼。阴阳师捂着自己的脸在心里低骂了一声。

过了一周,阴阳师把两个黑蛋塞给了荒:“给你一个机会,看我眼神行事。”

点3点3点3点3点3点3点3点3……

荒看着她眼中闪闪的光,沉默地点了点头。

“叮”——

452。

靠……表情阴晴不定的阴阳师取出一张小纸人,给它下了命令:去找玉藻前,我要跟他聊聊。

不点满大招的坏风气要从源头搞定。


3.

耳边传来小纸人走过草地的声音,坐在廊下执笔书写的阴阳师抬起头,看到了小纸人抱着的一卷卷轴。

是新的悬赏。

拿过卷轴打开:“让茨木过来。”阴阳师一边看着这次要去往的地点,一边向小纸人发出了指令。

阴阳师的声音刚落下,马上一个低沉的嗓音就答应了她的指令:“找吾?”抬头阴阳师看到的是白衣白发的茨木童子,衣领半开露出些轮廓分明的肌肉。

与他形影不离的白团子几乎在第一时间,就钻进了阴阳师的怀里,抱着阴阳师的脖子满意地蹭着她的脸。

“是呀,新的悬赏来了。”阴阳师把白团子从脸上卸下来抱在怀里,揉着它软软的白毛同时把手边的卷轴递过去,“喏,你看看。”

“不用了。”茨木童子伸手没有接过卷轴,反倒是把她怀里的茨球抓了回来,“我只战斗,其他你负责。走,去第一个地点。”


4.

小纸人送来了一张蓝票,是寮办送来的签到奖励。玉藻前代阴阳师接收了,他找到阴阳师时,挥了挥那张蓝票调笑道:“看,我抓住了你的希望。”

“藻哥别闹。”阴阳师从他手中抢回了票子,随手画了一笔丢进了召唤阵,一套动作随意至极。

“啊拉,对你们阴阳师来说召唤来说不是大事吗?”

阴阳师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笑着看向他:“对于我这么一个非洲人召唤这种事……”

话音未落,召唤阵内金光一闪。

“这这这……一一一……一目连大人??”看着召唤阵内温和儒雅的风神,阴阳师忽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玉藻前的扇子展开遮住了他根本藏不住的笑意:“是啊,某个非洲人连高级非酋都没有呢~”

“小心我拆了你的御魂去凑满暴地藏!”阴阳师一记眼刀丢给了没良心的玉藻前,但对方似乎很乐意被这样威胁。

“请。”玉藻前非常干脆地掏出了全寮最好的破势套,早就想从c位退休的他总是想方设法,要把这套破势交出去,虽然到现在都没有成功过。


5.

阴阳师大人对大天狗的执念颇深,即使在一开始她对这位爱宕山山主是完全不感冒的。

比如抽出一目连的符上,说是随手写了一笔,其实是写了“大天狗”的。

奈何阴阳师她实在没有狗子缘,砸百鬼打悬赏做委派就盼着掉落一羽乌金,然而还是,连个能乞讨的碗都没有。


6.

求证:辉夜姬是全寮的公主。

已知:辉夜姬是ssr级式神;阴阳师是个萝莉控。

解答:

辉夜姬在寮中特别受欢迎,就算她天天粘着阿妈吃饭睡觉打麒麟逢魔形影不离,茨木童子也不会生气的那种。

阴阳师加入平安京的时间很早,比八百比丘尼成为阴阳师的时间都早。她虽然是个咸鱼玩家,但还是勤勤恳恳给茨木打齐了一套破势升到五星,却在一次次抽卡的失望中磨灭了对平安京的热情。

荒川之主的到来催化了她离开,在阴阳师离开以后,茨木童子每天定时拉过荒川之主暴揍一顿。说是暴揍,其实两人实力平分秋色打得不可开交。

打累了就一起躺在地上望着天空,如果荒川之主忍不住说了句:“这阴阳师怎么这样!”那么茨木童子立马回满血跳起来:“你敢说她不好!”

然后又是一场拳拳到肉的肉搏。

萤草和姑获鸟看不下去,她们拉住这两个暴躁老哥一顿安慰:“阴阳师她学业繁忙,估计周末就回来了呢。”

春花谢了夏蝉默了,终还是不见阴阳师归来的身影。

秋叶将落的晚上,茨木童子坐在廊下独自饮酒,学着他挚友举杯豪饮的模样。恍惚间,便明白挚友为祸水所困的因由。明知是祸,可还是主动将自己困在其中,不求救赎。

他醉意朦胧的金瞳中有个极小的影子在庭院中飞奔而过,悄无声息,却像极了他日日夜夜的所想所念所谓祸水。茨木童子跟了上去,在召唤法阵的光芒前认出了他的阴阳师。

呵,回来抽卡吗?茨木童子扯了扯嘴角倍感无趣,倚在门外却是没有离开。

屋内传来一声尖叫,在酒醒的瞬间茨木童子立马闯了进去。该不会是召唤出了不好惹的家伙?他浑身运起妖气,准备给“危险的家伙”来一爪子。

然而看到的却是,阴阳师抱着个小女孩猛蹭,兴奋得不得了,反倒是那个小女孩被阴阳师吓得不轻。

闻声赶到的姑获鸟和萤草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去拉开痴汉阿妈好还是让茨木童子先……诶诶诶,茨木童子聚起的妖气散掉了?

答:辉夜姬长得可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这篇一星期前就写完了,老是忘记发orz
现在荒都455了,还算乖。
给茨木攒第二套破势中……

评论(5)

热度(19)